編者按:備受市場關注的“兩會”召開,在這一疫情特殊時期召開的“兩會”究竟有哪些看點?對今年乃至未來的經濟形勢有哪些影響?對A股市場影響多大?帶來哪些領域的投資機遇?《中國基金報》專門推出知名基金經理看兩會系列報道,一一揭開這些問題的答案。

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分別于5月21日、5月22日在北京正式開幕。A股歷來有“兩會行情”一說,會議期間經濟社會發展目標、宏觀經濟政策及行業政策將逐步定調,引發市場及投資者關注。今天,基金君采訪了廣發新經濟和廣發聚豐基金經理邱璟旻、寶盈基金權益投資部總經理肖肖、博道基金公募基金投資部總經理張迎軍、前海聯合泓鑫混合基金基金經理何杰一起來談談“兩會行情”。他們對兩會的核心看法是:


邱璟旻:今年的A股市場主要是受疫情以及投資者對其影響的評估而出現波動。有沒有“兩會行情”需要看“兩會”期間具體出臺的政策,如果超出市場預期,且又有較為深遠的影響,預計可持續性較強,有可能會對市場帶來影響。

肖肖:今年的兩會主要關注兩點:國內主要是如何靈活運用好各項政策工具,在不造成物價大幅上升和資產價格顯著泡沫的前提下,挖潛內需,穩住就業。國外我們更關注政府能否通過大國外交,在日趨復雜的外部環境中,展現大國擔當,努力與主流西方國家在全球治理方面達成部分共識,確保中國融入全球化的進程不受貿易戰和疫情的影響。

張迎軍:目前A股市場的焦點問題,經濟基本面對A股影響的權重更大。而為應對新冠疫情的沖擊,中國政府沒有采取大水漫灌的強刺激政策。從經濟復蘇情況來看,今年一季度是全年季度增長的低點,后三個季度環比改善市場基本達成一致預期,但改善的幅度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到了四季度,對2021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將成為影響A股中期走勢的重要變量。

何杰:萬眾矚目的兩會今日拉開帷幕,基于經濟基本面的判斷,我們預計會議期間的政策組合包含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寬松有度的貨幣政策、淡化經濟增長并強調就業優先、鼓勵升級的產業政策和更大力度的改革開放等。

 

核心關注受疫情影響行業扶植政策和貨幣政策

 

中國基金報記者:目前A股進入“兩會時間”,從目前所了解情況看,您如何看今年兩會政策?有哪些值得關注之處?

 

邱璟旻:受疫情這一突發事件影響,今年的兩會在5月下旬舉行,可以說確定兩會的召開日期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這充分說明,我國在抗疫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這次疫情對于經濟的短期影響還是比較大,在疫苗和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上市之前,經濟活動短期內很難恢復到過去的狀態。因此,今年的政策與以往不同的地方在于,如何在后疫情時代恢復生產生活,尤其是受疫情沖擊較大的行業,會不會有扶持性的政策出臺,以及政策的精準度都值得期待。此外,往年兩會都會提及的相關政策也值得關注,比如房產稅、醫改以及其他簡政放權的政策等。

 

張迎軍:4月17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強調“六穩”工作加力的同時,首次提出更底線性的“六?!?保居民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鶎舆\轉)。這個政策保住底線的應對,也顯示我們對逆周期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不能給予太高的預期。所以,從這點來看,今年兩會的政策還會發力,但是要降低預期,更加重要的是,關注出臺政策的實施效果。

 

從對資本市場的影響來看,我們要關注要素市場化改革和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等方面的政策動向。近期,國務院發布《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提出加快構建高水平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并進一步闡明了“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而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對A股有兩方面的提振作用。一是為市場帶來增量資金。無論是放松外資參與A股市場限制,還是放寬國內A股投融資門檻和要求,均有利于吸引更多資金進入,推高市場整體水位。二是打開股票市場中長期增長空間,提振市場信心。

 

肖肖:今年的兩會,我們主要關注兩點:國內主要是如何靈活運用好各項政策工具,在不造成物價大幅上升和資產價格顯著泡沫的前提下,挖潛內需,穩住就業。國外我們更關注政府能否通過大國外交,在日趨復雜的外部環境中,展現大國擔當,努力與主流西方國家在全球治理方面達成部分共識,確保中國融入全球化的進程不受貿易戰和疫情的影響。

 

何杰:總體來看,今年兩會或將淡化增長,就業優先。

 

總量方面:預計2020全年GDP增速目標設為2-3%較為合理,穩定經濟增長動能逐步恢復的預期,同時也為政策執行留出適當空間。當然也有可能不設具體的GDP增長目標,采取保持合理增速或者相對較高增速的寬泛描述。

 

就業方面:4月城鎮調查失業率6%,環比3月有所上升。4月17日政治局提出“六?!?,其中保居民就業是“六?!敝?。預計今年城鎮調查失業率目標依然在5-5.5%左右。隨著經濟持續復蘇,2-3%的全年經濟增速下有利于有效保障就業目標的實現。

 

“兩會行情”尚需看具體出臺政策力度

 

中國基金報記者:您認為今年兩會對A股市場影響大么?是否有“兩會行情”?您近期是否進行了相關持倉結構調整?

 

邱璟旻:回顧今年的A股表現,一開年先是延續去年的“硬核科技”脈絡,半導體、消費電子、5G、新能源汽車等板塊漲幅較大。進入1月底,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得消費股遭受較大打擊;2月開市以來,受在家辦公的影響,云計算、游戲、以及各種“在線X”板塊表現較好;3月以來,國內疫情得到逐步控制,但是海外疫情持續發酵,導致相關權益市場跌幅較大,投資者擔心全球需求大幅下滑使得科技股以及部分可選消費品跌幅較大;4月隨著國內各行各業復工復產的推進,以超市、小家電、休閑食品為主的居家消費開始領漲,同時海外疫情見頂,歐美各國逐步開始放松管制,以納斯達克為代表的指數快速收復失地,也使得國內科技股觸底反彈。其中,近期表現較為強勢的是醫藥板塊。

 

所以,總體來看,今年的A股市場主要是受疫情以及投資者對其影響的評估而出現波動。有沒有“兩會行情”需要看“兩會”期間具體出臺的政策,如果超出市場預期,且又有較為深遠的影響,預計可持續性較強,有可能會對市場帶來影響。作為一位注重基本面研究、偏自下而上選股為主的投資者,我對此沒有太多的預判,也沒有對持倉結構進行調整。我現在的投資策略依然是是聚焦于長期,精選細分賽道的優秀企業。當然,我也會積極關注兩會的政策發布,動態調整研究方向。

 

肖肖:從歷年兩會期間的股票走勢來看,兩會都不會影響大的趨勢,因此我們也不會因為短期的事件因素調整我們中長期的持倉。

 

張迎軍:對今年的“兩會行情”可能預期不能過高。盡管隨著當前經濟的好轉,市場風險偏好有所回升,但市場依舊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外需對中國經濟影響海外疫情二次爆發的可能性、中美摩擦升級等不確定性風險。因此,預期在今年兩會期間,A股大概率會處于震蕩的態勢。

 

我們的投資組合主要是從長周期視角尋找業績增長確定性的行業龍頭公司,綜合考慮基本面和估值比較,維持核心持倉相對穩定。

 

持續關注疫情對外需的沖擊和影響

 

中國基金報記者:能否談談目前市場利好因素和利空因素?以及核心因素?

 

邱璟旻:當前影響市場的主要因素有以下幾點:經濟基本面、刺激政策的力度、外部貿易環境。短期來說,隨著復工復產的推進以及大部分的社會活動的恢復,經濟企穩概率較大,這一點從近期的高頻數據也能得到驗證。但今年經濟的增長速度能否回到過去的增長中樞,需要看刺激政策的力度,包括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相關的產業政策等。需要注意的是疫情可能會對外需帶來影響和沖擊,復蘇的歷程可能較長。

 

此外,外部貿易環境的變化也是一個不確定性因素。不過,對于這個影響因素,大部分投資者已經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未來需要動態觀察的是我國科技產業崛起的進程。另一個重要的觀察點是有效的抗病毒藥物和疫苗的研發進度,每一階段的進步對于投資者的心理預期都有較強的穩定性。

 

張迎軍:對于目前A股市場來說,主要的利空因素依然是中美關系。自特朗普上臺后,推出了系列逆全球化導向的政策,使得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的沖突進一步升溫。其中的中美是否會脫鉤成為全球的一個關注焦點,而中美脫鉤可能從中美技術脫鉤開始,而中美技術脫鉤又可能從高科技領域特別是半導體領域開始。這是壓制A股市場上漲的主要風險因素。

 

此外,外需將是全年中國經濟增長最大的變數,二三季度又是出口受海外疫情影響集中體現的時期。

 

在利好方面,經濟數據特別是4月份的出口數據好于預期,雖然有一些偶然因素,但預示著中國經濟復蘇的力度可能會好于市場的悲觀預期;而日前央行取消QFII/RQFII的額度限制,對A股而言是重量級中長期利好。此外,市場對“兩會”出臺的改革措施也有所期待。

 

目前A股市場的焦點問題,經濟基本面對A股影響的權重更大。而為應對新冠疫情的沖擊,中國政府沒有采取大水漫灌的強刺激政策。從經濟復蘇情況來看,今年一季度是全年季度增長的低點,后三個季度環比改善市場基本達成一致預期,但改善的幅度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到了四季度,對2021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將成為影響A股中期走勢的重要變量。

 

肖肖:利好因素主要是有3點:首先,國內疫情雖有零星點狀暴發,但整體得到非常有效的控制,境內生產生活等各方面已接近恢復至正常水平,同時,從公開信息來看,境內外的疫苗研發都有了顯著進展;其次,1-2個季度的需求萎縮,一定程度上優化了產業的競爭格局,優秀的龍頭企業在疫情結束后將加速收割市場份額;最后,疫情對經濟仍然有持續的沖擊,寬松的政策環境有望貫穿全年。

 

不利的因素主要是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中美貿易戰并沒有放緩的跡象,這可能是中國近20年來遇到的最難應對的情形。但是我們認為主導市場的核心因素依然是中國強大的內需以及足夠豐富的政策工具和主動積極應變的國家治理體系,在全球視角的比較下,中國仍然是全球投資環境最好、成長最快的區域。

 

看好新基建等領域

 

中國基金報記者:您認為兩會將帶來哪些投資機會?哪些您比較看好?

 

邱璟旻:從公開信息來看,我認為近期市場關注比較高的可能來自于政府之前反復提及的新基建。根據發改委對新型基礎設施的定義,主要包括信息基礎設施、融合基礎設施、創新基礎設施三大方面。其中信息基礎設施主要是指基于新一代信息技術演化生成的基礎設施,比如,以5G、物聯網、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為代表的通信網絡基礎設施,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以數據中心、智能計算中心為代表的算力基礎設施等。

 

融合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深度應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支撐傳統基礎設施轉型升級,進而形成的融合基礎設施,比如,智能交通基礎設施、智慧能源基礎設施等。

 

創新基礎設施主要是指支撐科學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屬性的基礎設施,比如,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科教基礎設施、產業技術創新基礎設施等。

 

隨著新基建政策的持續推進,相關板塊中真正受益的公司將有較好的投資價值。從二級市場的反映來看,信息基礎設施的產業鏈公司的業績兌現,體現得更快一些。

 

作為投資者,我對新基建的認同度較高,正如過去發展中的一句很樸素的口號“要發展,先修路”。在信息化時代,新基建就是未來發展的重要的基礎設施和道路,只有寬廣的道路才能承載更多的先進技術;也只有覆蓋更廣的道路,才能激發各領域的創新。新基建無疑將是傳統行業的加速器。根據目前掌握的數據來看,整體評估下來,未來五年的投資額或許比較大,其中將蘊含著較好的投資機遇,有可能會涌現一批優秀的成長股。從細分領域來看,相關的產業鏈條較為寬廣,從上游的芯片、模組、封裝到中游的零部件、設備、總成等,以及下游的應用,比如SAAS、AI、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等,都值得深入研究。

 

肖肖:我們注意到兩會的內容中,主要是是疫情的全球防控、推動科技創新、服務業升級、促進新型動能增長,在這些領域中符合產業大趨勢的細分賽道都是我們重點布局的方向。

 

新基建是會貫穿未來3-5年的重要方向,體現出基建領域的結構性變化,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整個經濟結構在發生的深層次的變化。

 

何杰:預計創新仍是兩會熱點,5G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高端裝備、生物醫藥、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政策有望進一步加碼,疫情下遠程教育、遠程醫療、數字經濟等必要性凸顯,有望成為長期鼓勵的方向。

 

消費鼓勵政策有望保持積極,消費券、以舊換新、節能環保等方式刺激消費,受疫情沖擊較大的旅游、酒店、航空等有望受到重視?;ヂ摼W消費領域或進一步鼓勵。

 

投資方面,新基建有望重點提及,數據中心、5G、工業互聯網等高速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有望加速。

 

張迎軍:股價是對市場預期的反映,前期以水泥工程機械為代表的相關行業與板塊股價的上漲,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基于兩會出臺相關逆周期政策的預期。目前“兩會”的預期投資機會,已經在較大程度體現在相關行業與板塊的股價當中。

 

今年在外需存在較大變數的背景下,以內需為主的龍頭公司業績確定性更強。新基建板塊無疑是受益于內需確定的大主題,以及產生升級的大方向,是中長期看好的投資領域之一。

 

就目前而言,新基建板塊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相關上市公司的股價在經過前期上漲后估值普遍都偏高,而今年一季度多數新基建行業受損于疫情,一些預期高成長性公司沒有體現出相對于其他傳統行業1季報業績的高成長性。所以,新基建板塊大的投資機會,還需要等到二季報業績驗證其行業或者公司的高成長性,來消化偏高估值,才可能迎來較好的投資機會。

 

資本市場地位有望進一步提高

 

中國基金報記者:您認為本次兩會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方面會推出哪些政策組合?對資本市場有何影響?

 

何杰:一方面,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寬松有度。展望后續,降低基準利率應對當前問題可能不是最優方案,因為小微企業、受疫情較大的行業等金融杠桿比例較低,全面降息幫助不大,反而可能會刺激地產等資產價格。需要更加精準的結構性工具,如再貸款再貼現、定向降準向民營小微企業貸款引導等,促進小微企業、受疫情影響企業部門融資成本實際下行。

另一方面,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發力有為。一是適當提高赤字率,二是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力,三是設立抗疫特別國債。其他手段,包括但不限于考慮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積極培育壯大地方稅收來源、繼續增加國有資本經營收入、提高國企利潤上繳比例、提高國有資產有償使用收入等多渠道盤活國有資金和資產,加大對特定行業和群體稅收減免和補貼力度等。財政赤字貨幣化預計還是會相對審慎,發債或考慮向政策性銀行和中小銀行注資增加資本金,使得財政貨幣更好地相互配合。

 

總體來看,2020年我國財政政策工具充足,可操作空間仍大,預計將增加廣義財政支出4-5萬億,財政支出增速將維持在8-10%以上。

 

5月18日,《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授權發布,新一輪改革開放的框架更加明晰。預計兩會中將進一步明確改革開放的方向和力度,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壟斷行業定價、所有制改革、完善產權及市場準入制度、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土地制度改革、金融市場改革、高水平積極主動的開放等將會更加明確,以更大力度的改革開放紅利,釋放中長期增長潛力,來實現轉危為機。

短期兩會政策有利于明確經濟預期,助力修復企業盈利增長動能。同時在提升直接融資政策的背景下,資本市場的地位有望進一步提升,而其中優質的價值成長型企業有望迎來更好的增長環境和估值中樞的提升。